您现在的位置是:网站首页> 内容页

“手机带娃”成留守家庭新痛点

  • 百盛电子游戏娱乐首页
  • 2019-10-07
  • 311人已阅读
简介  图为贵州省镇宁县马场中心小学课间,学生正在玩手机。“老师,能把手机借我玩会儿吗?”“我的愿望是有一部能刷抖音的苹果手机。”“我们开个热点一起玩《王者荣耀》吧……
 

 

图为贵州省镇宁县马场中心小学课间,学生正在玩手机。

“老师,能把手机借我玩会儿吗?”“我的愿望是有一部能刷抖音的苹果手机。”“我们开个热点一起玩《王者荣耀》吧……”对连续3年在不同山区支教的志愿者董擎来说,这样的对话,既熟悉,又刺耳。不知不觉中,手机正成为影响农村儿童日常生活的一个重要因素。

为摸清农村儿童手机使用情况,扬州大学志愿者团队奔赴贵州、安徽以及苏北等地开展相关调查。调查结果显示,长时间玩手机已成农村儿童日常生活的流行趋势,“手机带娃”在山区,尤其是留守家庭,更是普遍现象。在12周岁至16周岁的留守儿童中,有接近42.7%的孩子拥有自己的手机,其中超过77.3%的孩子经常手机上网。此外,不少地区农村儿童的上网时间高于城市儿童,尤其留守儿童上网数据更是令人吃惊。

“部分地区有超过31%的留守儿童暑假期间每天耗在手机上的时间超过2小时,接近15%的孩子每天上网时间超过4小时。”调研指导教师刘斯文介绍说,刷视频、打游戏和网聊3项,占据农村儿童90%以上的上网时间。

“14周岁至16周岁的少年,属于长时间玩手机的集中人群”,调研志愿者韩宁介绍说,以“暑假期间每天上网次数超过3次或时间在2小时以上”为判断依据,48.3%的留守儿童高度依赖手机。

为什么留守儿童会成为高度依赖手机的集中人群?据了解,留守儿童的手机一般都是在外务工的父母买给孩子的,为的是方便通话交流和远程监管,“手机带娃”属于留守家庭的无奈选择。但对留守儿童本身而言,手机却更类似他们的电子玩具。

“绝大部分的留守家庭,属于隔代养育,老人普遍文化水平偏低,不懂使用智能手机,也没办法管好孙辈。但给一部手机,不吵不闹,可以省很多事。”贵州省镇宁县八河村小学校长张余直言不讳。

“吃饭、走路、上厕所,甚至睡觉,手里也紧握着手机。”说起孩子对手机的痴迷,安徽省金寨县周集村的返乡村民罗大洪既心疼,又无奈。周集村超过70%的家庭,父母在外务工。罗大洪说,以前暑假,孩子们玩九宫格、躲猫猫等游戏,寨子里非常热闹。现在很难看到他们嬉戏打闹的身影,最常见的景象是孩子们一言不发盯着手机,连别人打招呼都没心思理睬。不知不觉,手机正在侵蚀孩子们的童年。

“由于城乡教育差距,农村儿童的教育基础本来就薄弱。高度依赖手机则让农村留守儿童问题更加复杂。”张余对此忧心忡忡。在他看来,留守儿童沉迷手机带来的严重问题,不仅在于成绩下降、注意力不集中,还包括接触不良信息等衍生问题。

“好奇心理、自律性差、缺乏监管等因素综合作用,使得留守儿童沉迷手机不能自拔。”扬州大学心理健康中心的宗春燕认为,留守家庭相对缺乏家庭关爱氛围,手机娱乐恰恰给留守儿童提供转移、逃避眼前焦虑的选择。但是过度沉迷在网络世界、游戏世界寻找价值认同,可能导致他们与家长,甚至同龄人缺少正常、有效交流,养成孤僻、寡言性格。而且长时间盯着手机屏幕,极易导致视力下降、颈椎压迫等健康问题。

在家庭教育缺位的情况下,如何避免“手机带娃”成留守家庭新痛点?2017年8月,贵州省在偏远乡村陆续启动脱贫攻坚夜校建设。随后,扬州大学“益往黔行”公益团队协助夜校专门针对留守家庭开设“智能手机技术指导与健康使用”特色课程,迄今已累计向1000余户家庭开展了健康上网普及教育活动。

“家庭与学校同频共振,是破解留守儿童高度依赖手机问题的有效途径。”张余的另一个身份是贵州省镇宁县八河村脱贫攻坚夜校教师,在他看来,学校对高度依赖手机的留守儿童教育工作,必须要从孩子扩大到家庭,只有留守家庭的实际监护人懂得智能手机操作,了解移动互联网常识,意识到“手机带娃”问题的严重性,才能有效发挥监管和教育引领作用。

文章评论

Top